床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床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孕妇被误诊送医后离世家属曾多次呼叫医生未果0

发布时间:2021-01-21 04:21:10 阅读: 来源:床围厂家

膈疝被误诊家属多次呼叫值班医生未果

孕妇送医10小时后离世

邵东县的孙友平和张海艳原是一对幸福的80后夫妻,2003年两人婚后开始创业,去年又在邵东县城开了一家国际知名品牌的男装专卖店,生活平静安详。

随着孩子们的出生,他们的婚后生活变得更加幸福。去年年底,张海艳再次被查出怀有身孕,而且是一个男孩,这让小两口更加开心。

今年9月份就是张海艳的预产期,但令孙友平全家人都没有料到的是,6月13日凌晨两点,在邵东县中医院,张海艳以及未出世的儿子竟双双离世。

“这是一起典型的医疗事故。是医院的误诊和不负责任,夺去了我的两个亲人!”7月18日,孙友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

10小时,恩爱夫妻阴阳相隔

6月12日早上6点左右,孙友平的妻子张海艳早早起床后,去邵东城关医院做了检查,“她(张海艳)先后做了B超等检查,其中B超显示胎儿一切正常。”

孙友平说,“吃中饭的时候,她突然说感觉很难受,并伴有呕吐。我很担心,就开车到了离店最近的邵东县中医院看病。”

据孙友平称,“在医院的门诊科室看了一下后,医生说开个住院,我和我岳母、妻子一起到住院部办了手续。到值班室后,主任也在。医生检查了一下后对我们说,‘这是妊娠反应!’”

孙友平回忆,他们到住院部的时间大约为12日下午4时左右。住院后,医院一直给张海艳输液,但没有做B超,只做了血常规检测,结果显示正常。在输液的过程中,张海艳一直有呕吐的症状。

在此后长达10个小时的过程中,妻子一直在喊“心里闷得难受”,但神智直到死亡前的5分钟都是清醒的。“病情大约是过了晚上12点以后加重的,出现了连续呕吐的情况,我们几次去叫值班医生,但其在睡觉没有起来,最后来的是一个进修医生。”

“凌晨1点55分的时候,妻子开始呼吸困难,大约5分钟后人就没了。”再次回忆妻子和儿子的死亡,孙友平的语气显得有些哽咽,手掌不自觉地抚摸胸口。

6月13日,邵东县卫生局出具了一份医疗事件判定记录表,判定患者张海艳呕吐的原因为妊娠呕吐和胃肠病患,入院后给予抑制胃酸分泌等对症支持治疗,于2013年6月13日3时50分抢救无效死亡。卫生局判定结论为:根据病例与院方提供的资料综合分析,患者的死亡与医院的诊疗行为无因果关系。

6月14日,张海艳的遗体被转移到邵东县人民医院停尸房,一直到第二天湘雅医院司法鉴定中心的人来做尸检。29日,尸检报告出来,显示张海艳死亡的真正原因为:膈肌裂口疝形成,腹部脏器疝入左侧胸腔致双肺压缩,通气障碍死亡。

35天,追问真相诸多质疑

在妻子和儿子下葬后,孙友平一直沉浸在悲伤中,他几次通过司法部门和医院进行协商,但都没有结果。

孙友平告诉记者,他曾先后与医院协商过不下6次,但心中仍存在很多疑问,希望医院能给个明白的说法。

“根据医院的抢救记录,患者呼吸困难时,医院在未做B超的情况下诊断为胎盘早剥,给予过量的硫酸镁治疗;在抢救过程中,根据现场录像监控,医生在抢救过程中仅作了简单的体外心脏按压,未做人工呼吸、气囊通气等,长达10分钟之久;在没有观察瞳孔,判断脑死亡的情况下,医生擅自宣布病人死亡,且在病人死亡后没有床边心电图,证实心脏停跳。”孙友平坚持认为,在妻子的就诊和抢救过程中,医院明显存在重大的失误。

7月18日上午,孙友平再次来到邵东县中医院,找到了医院的院长宁建明。

“法医鉴定显示,我老婆是因膈疝导致肺受压窒息而死,有专家告诉我,膈疝不是绝症,也并非很难诊断治疗,一个简单的B超,就可以发现胸腔肠管的问题并采取诊断措施。治疗也简单,通过手术方式把肠管拉入腹腔,再缝合膈裂口就解决。”但孙友平不明白,为何该医院的值班医生没能及时发现妻子的病情是膈疝,而作其他病情处理?

对此,宁建明的回答是,在他二十几年的从医经验中,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病例,医院的其他医生更是没有见过。

宁建明承认,当事值班医生确实没有及时到现场处置病情,而进修医生谢某也确实不具备单独执业的资格。“她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只是助手。”宁建明说。宁建明表示,事故发生后,医院已经对这起医疗事故的主治医师做出了停岗待查的处分。

孙友平还提出,张海艳死亡后,他打电话给主管副院长罗某,后者却回复其要在家带孩子,没有赶到医院处理现场。对此,宁建明表示,副院长是卫生局管理的干部,其处理情况需要由卫生局来决定。

孙友平告诉记者,事发35天后,他没有从医院方面拿过一分钱,妻子的后事处理费用都是自己出的,“人都没了,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找医院,就是要追问一个真相出来,不是钱的问题。”

对此,宁建明表示,最终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协商或司法途径都是可以的,协商过程短一些,走司法程序,过程会要长一些”。宁建明说,“湘雅医院的法医鉴定报告只能说明死亡原因,如果走司法程序,那还需要做司法鉴定,判定双方的责任。该我们医院承担多少责任,我们就承担多少责任……”

下载六宝典安装图库

吉星娱乐

勇士之轮无限金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