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床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国务院决定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17 22:57:01 阅读: 来源:床围厂家

国务院决定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

国务院决定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 更新时间:2010-11-4 6:46:25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今天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扩大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实施范围,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

会议指出,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试行三年来,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对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推进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的战略性调整,促进中央企业加快转变发展方式,发挥了积极作用。

为进一步完善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会议决定,从2011年起,将5个中央部门和2个企业集团所属共1631户企业纳入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实施范围。同时,兼顾中央企业承受能力和扩大中央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规模,适当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

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

-----------------------------

央企上缴红利比例或上调5%到30%不等

财新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关于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试行办法的相关意见有望于近期获得国务院批准,并将于明年实施。

据熟悉政策背景的人士透露,此次《意见》主要内容包括将上缴红利的范围扩大到部分中央部委下属国有企业,以及适度提高央企上缴红利比例。后者包括三个方案,央企上缴红利比例从提高5%到30%不等,还待国务院最后确定。

2007年5月,财政部和国资委曾联合发布《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收取管理暂行办法》,开始实施国有资本收益收取的试点。这一办法还按行业将央企划分为三类,按不同比例征收:第一类为资源型企业,如烟草、石油石化、电力、电信、煤炭等,征收比例为10%;第二类为一般竞争性企业,如钢铁、运输、电子、贸易、施工等,征收比例为5%;第三类为军工企业、转制科研院所企业,暂缓三年上缴。

据悉,今年上半年该《意见》已征求十四个中央部委的意见,由于只是适度提高上缴红利的比例,并未有太多争议。

此前,按照国务院部署,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将按照分步实施的原则逐步推进。第一步,将国资委下属的央企,及中央直管企业纳入红利上缴范围,如中国烟草总公司,这一工作自2007年开展试点工作以来已实施三年;第二步,将中央部委下属企业逐步纳入红利上缴范围;最终目标是,只要是国有出资的企业,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都纳入上缴红利的范围,以期建立一个完整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体系。

上述人士透露,此次《意见》着眼点即将部分条件成熟的中央部委下属企业纳入征收红利的范围,如文化部、教育部下属国有企业,后者如北大方正等。“何谓条件成熟并非量化标准,主要是结合改革推进形势、管理体制、企业规模、效益等综合条件考虑。”

由于此前试点期间上缴比例最高只有10%,这被认为对于连年利润创新高的国企来说,征收比例明显过低,此后各界呼吁提高上缴国企红利比例的声音不断。

截止2009年,央企上缴红利共近千亿元,与其近年共实现数万亿元的利润相比,可谓杯水车薪。收缴范围有限和比率较低,也是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远远低于预期的两大原因,这也使得建立其与社会保障预算之间的通道一直无从实施。

中国现在尚未建立社会保障预算,也未建立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公共预算和社会保障预算之间的通道。一个完整的政府预算体系,包括公共财政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社会保障预算。

国有企业属于一种公众信托,来自经合组织国家的官员们曾建议,对国有企业剩余现金留存比例应该有更严格的标准。

在经合组织国家里,国有企业的实际分红政策差别很大。在新西兰,国有企业董事会在与持有股份的政府部门协商后,根据国有企业的资本结构、未来投资计划和盈利前景等因素来制定分红计划。丹麦、芬兰、挪威以及瑞典的国有企业董事会设定了多年度的目标分红率,例如,整个商业周期预期盈利的33%、50%或67%。在新加坡,国有企业分红主要考虑现金流。在瑞典和挪威,国有企业不定期地以特别红利的形式将资本金归还国家,目的是减少国有企业的资本以取得更高的资本回报率。

专家:央企上缴红利比例应上调用于补充社保亏空等

对于央企上缴红利过少的质疑近年一直不断。目前,垄断性央企和竞争性央企上缴的税后利润比例分别为10%和5%,相比于上市公司20%-30%的分红比例,明显偏低。近日,有媒体报道,《关于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试行办法的意见》已经上报国务院,预计年底前获批,主要意见之一便是提高央企上缴红利比例。

央企红利上缴比例提到多少合适?如何使用上缴红利?央企真的高效吗?10月29日,由财新传媒和第一财经联手打造的电视节目《财新·首席评论》,邀请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夏业良、独立学者秋风一起讨论这些问题。

秋风认为,现在的比例肯定是太低了,提到20%-30%是不是合适,一可以参考上市公司,二可以引入程序讨论。国企的正确理解是国民所有的企业,什么分红比例合适,这个事情最好交给国民,从制度上讲,可以交由人大讨论。

夏业良表示,央企自辩上缴利润多了会影响创新发展的说法站不住脚。把自己视为“长子”,觉得获得最大的资源是理所当然的,这是计划经济的思维。

并且,两位嘉宾认为,从投入、产出效益来看,并考虑央企在土地、税收方面的诸多优惠,实际上国有企业的效益并不乐观。如果一味壮大国有企业,必然会挤出其他企业资源。

秋风则表示,若真认为是“长子”,就要对这个家庭承担更大的责任,应该把更多的红利让国民参与分享。

夏业良表示,相比于上缴比例,他更关心这钱怎么花。

节目的资料显示,现在的央企红利实质是企业内部的利润再分配,效益好的企业补贴差的。还有36%用于自然灾害的灾后重建,没有真正常规性用于公共事业的。

夏业良认为,这些红利应该更多地用到公共事业上。嘉宾们认为,上缴的红利可以在补充社保亏空、农村基础建设等方面有所着墨。

相关文章:

国务院决定提高央企国有资本收益收取比例国务院决定扩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范围银行配股接踵而至央企上缴红利比例有望提高老龄化提速相关产业将受益人口红利淡化外贸企业或受冲击央企红利是否增缴待审批消息称央企上缴红利比例或将上调5%到30%不等消息称央企上缴红利比例或将上调5%到30%不等年金持股市值半年激增4倍

专业治疗阳痿早泄排名

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延安不育医院哪个好

太原医大医院(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