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床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死亡高速路中-【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41:08 阅读: 来源:床围厂家

上一篇:《死亡高速路(上)》

苏笛不知什么时候走到车尾,此时整个人因为过度惊吓跌坐在地上,雨伞也掉落在一旁,任由大雨抨击身体。

欧文和宁柠慌忙赶过去,顺着苏笛的视线,眼前的一幕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

右后车轮上卷进了一大缕长发,发根处还有半张血淋淋的头皮连着,除了猩红的血水往下滴外,还有类似脑花的黄色的黏液粘在头皮上。

“呕……”宁柠立马反胃干呕。

一定是刚刚那个女人的,脑袋大概被他们碾压爆了。这么一想,欧文的心情糟透了。从上高速路撞到那女人开始,心情就乱成一团麻。

该不会是这该死的头发缠住车轮导致车子停下的吧。欧文突然有了这个可笑的想法,很快又否定了。他忍住呕吐的冲动,上去用手把头发撕扯下来,无奈大部分头发已经缠死了车轮,怎么也弄不下来,只好作罢。

“我包里有剪刀。”苏笛回过神来,把伞捡起说道,“我的包就放在后排座位上。”

欧文点点头,走向车门。

“奇怪!”欧文喃喃道,紧跟的宁柠问,“怎么了?”

“车门打不开!”欧文有些焦躁,“刚刚下车我没锁门啊。”

“钥匙带了么?”宁柠问。

“钥匙插在车上呢。”

欧文尝试打开其他车门,结果都一样,门不知为何锁上了。糟糕的是,下车查看的三个人只有手中的伞和欧文手上的一把手电筒,连手机都没拿,这种状况在这偏僻的高速路上确实十分糟糕。

“真是见鬼了!”欧文低声咒骂。

“怎么办?要不试下砸破玻璃?”宁柠焦急的说。

“这车是进口的,车窗玻璃是防弹的!连子弹都穿不过!”欧文有些歇斯底里。

“买辆普普通通的车就好了,干嘛买那么好,现在可好了!”宁柠抱怨道。

不知如何是好的三人又陷入了沉默。头顶的雨声显得十分沉重而让人不安,撑着的伞只能抵挡一部分雨点,稍微减弱身上被雨击打的疼痛。

“哈秋——”宁柠打了个喷嚏,一只手抚摸着臂膀,“好冷。”

刚刚经过的高速路上都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只能向前走了。苏笛望向昏暗的前方。

路的前方一片漆黑,苏笛忽然觉得前面的路有一张巨大的血口正在朝他们张开,等待着路上的人自投罗网。有一股冷气从背后涌来,让人不战而栗,连雨势也是倾斜着往前方的方向,仿佛是一股无法抗拒的推力,唆使他们往前走。

不能往前走。这个想法在苏笛心里扎根生芽。

宁柠受不了全身湿透的寒气,提议,“总不能干等着,都不知道猴年鸟月才有车经过!等有车来了,我们都成尸体啦!”

“嗯……”欧文伸手把宁柠揽进怀里给她挡雨,“上高速路前我看了下地图,前面不远处的田边应该有住户的,总之,我们先走一段路看看。”

不能往前走!苏笛心里有一个声音立马反驳,目光及到两人拥抱的身影,正想出声,声音消失在咽喉处。

无奈妥协的苏笛跟在两人身后。

雨还在下,丝毫不减弱。

苏笛也感到寒气的侵略,身子有些发抖。

走了好一会,前方的灯光已经很昏暗了,不出一分钟,灯光消失。欧文叫苦,“屋漏偏逢连夜雨,连手电筒也没电了!shit!”

欧文松开宁柠的手,发泄的重复按几下开关,手电筒依旧不亮,确信是电量耗尽了。这时一只手从左边伸过来,牵住欧文的手。

欧文觉得宁柠的胆小有时候很可爱,让他可以适当的壮大男子汉的形象。他顺势牵住宁柠伸来的手,一边带路往前走,一边微微用手指挪动宁柠的手背以示爱抚。

走着走着,宁柠反而走在欧文前面,成了带路人。

欧文被牵引着手往前走,夜色很浓,即使是这么近的距离也很难看清周围人影,只能依稀看到宁柠的背影。

“苏笛,紧跟上来,不要走丢了。”欧文好心提醒道。

没等苏笛回答,欧文听到走在前面的宁柠惊喜的声音,“快看,那里有灯火。”

语毕,欧文手中的手擅自脱离。

众人一看,不知何时视线中出现了光亮点,心中大喜,加快步伐往灯火处走去。

欧文想拉住宁柠的手,但是左边方向扑了个空,右边突然有道力量拉住了手臂。

“坏蛋!丢下人家在后面不管!”宁柠有些害怕,语气中有抱怨也有娇嗔。

“才撒手一会你就生气了?”欧文反问。

“都好久了,哪里还一会。”

女人生气时很难讲道理,欧文想想也就不跟宁柠争论。

三人往灯火处靠近,原来是一栋两层半的住宅,从外观的墙皮看起来至少有十来年时间了。

“太好了,可以跟屋主借住一晚了!”欧文道,“多亏宁柠眼尖发现这里。”

“什么,不是苏笛发现的吗?”宁柠觉得很奇怪,尖声反问。

“不是宁柠你发现的吗?”苏笛也疑惑问道。

“刚刚宁柠你一直牵着我往前走,还……”欧文突然不语。从下车开始宁柠就一直拉住他右手,等到换左手的时候,他理所当然的把那只手的主人当做是宁柠。

刚刚那个发现多灯火的声音无疑是女声,尖尖的,只是混淆着雨声,听起来不太真实,其实欧文并没有听清,却因为先前的误会理所当然认为是宁柠的声音。现在想想,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欧文看向宁柠的双手,手腕空空的,没有戴任何链子。

就是这里!欧文当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牵上左手的时候碰到对方戴在手腕的链子时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因为他根本就忽略了宁柠不爱戴手链的事实!

再望向苏笛。

苏笛左手空着,右手打着伞,右手手腕上赫然戴着一条纯银的碎星星手链!

刚刚他的手摸到的好像就是这样一条手链的感觉。弄清这点,欧文心中的担忧稍微消去一些,疑团却在膨胀,不明白苏笛为什么撒谎。

(未完待续……)

查看更多:《真实鬼故事》

多塔兄弟游戏

神龙战争游戏

星空之战汉化版

店长也疯狂h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