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床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每夜零点一个惊悚鬼故事之墓中娘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06:07 阅读: 来源:床围厂家

“时间到啦!我恨不得把时钟调快一点呢,呵呵。”一个同学手舞足蹈。

“好了,上次我说了,这是一个考验感情的诡异故事。大家慢慢听来。”湖南的同学笑容可掬。

矮婆婆的葬礼结束后,马兵为了感谢前来帮忙和祭奠的亲戚朋友,特别准备了丰厚的晚餐犒劳大家。当然了,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

我当时痴迷于古书,恨不得一口吃下里面的所有内容。看这个古书可不像看小说,喜欢的看看,不喜欢的跳过,在捉鬼的过程中,必须做到面面俱到,万无一失。遗漏一点细节都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局面。最讨厌的书页历时太久,稍微不小心就会翻坏。

马兵来喊了我三遍了,我才藏好古书匆忙赶去吃饭。爷爷和来客们都已经开始吃了,桌上的菜十一碗都上齐了。如果是办喜事,桌上的菜要上偶数碗,好事成双嘛。办丧事刚好相反,只能上奇数碗菜。

我对面的年轻男子有些怪异。爷爷坐在我的侧面,不能视角很好的看到对面的年轻男子。如果爷爷坐在我这个位置吃饭的话,我估计爷爷会放下筷子。

我怕说错了人家笑话,毕竟我对古书上的内容还不是很熟悉。

我用筷子捅捅爷爷苍老的手,说:“爷爷,爷爷,你看我对面的那个人,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爷爷的筷子正夹着一块红的扎眼的辣椒往口里送,被我一捅,辣椒夹不住掉在桌子上。爷爷生气的责备道:“干什么呢?不好好吃饭!”

爷爷骂我的同时偏头去看我说的那个人:“怎么不正常了!”爷爷的眼睛特别好,是现在被各种课程累得戴玻璃眼镜的新时代的学生不能比的。每次爷爷到我家去,我都要到村前去望,我还没有看见爷爷,一里多远的爷爷便先看见了我,慈祥的喊:“亮仔。”

爷爷的话刚说完就愣住了:“确实不对劲啊!”

我立即来劲了:“我说了不正常嘛。你看他的脸上,红润缺少,青丝潜伏。”“红润缺少,青丝潜伏”都是照搬古书上说的,当时读初中的我说不出这样对仗的话。

爷爷又对那个男子端详了一番,说:“对呀。有问题。我去问问。”

刚好马兵就坐在爷爷旁边,爷爷提起酒杯跟马兵碰了一下,问道:“马兵呀,这位客人我没有见过面,是你的哪方高客啊?”

马兵见爷爷问起,连忙起身介绍:“这位是我的表兄陈少进。少进哥,这位是我行上叔叔。按辈分你也可以叫马叔叔。呵呵。”

陈少进拘谨的点头向爷爷致意。

马兵笑道:“我这位表兄是老实人,吃过不少苦,性格有点内向。”

陈少进又闷头闷脑的点头,面带笑意向桌上客人致意。

马兵说:“我和这位表兄恐怕也有几年没有见面了。今天我去集市买些接客要用的酒肉,刚好碰上,于是硬把他拉到这里来吃餐饭。”

陈少进憨厚笑道:“舅妈辞世,作舅侄的也应该来拜祭拜祭。大家酒喝好,多谢大家帮忙了。”

众人客气一番,纷纷碰杯喝酒。

爷爷问道:“陈舅侄,吃完饭可不可以到我家里坐坐啊?”

陈少进客气道:“还怕打扰您哪。”

爷爷笑道:“不打扰不打扰,你可要记得吃完饭到我家来坐坐啊。”

陈少进连声说好。

来客散尽,陈少进如约来到爷爷家。爷爷邀他坐下,递上一杯热茶,这才跟他聊谈。

“我看陈舅侄气色不是很好,没有遇见什么古怪的事吧?”爷爷又仔细的把陈少进打量一番。我也悄悄察看陈少进的脸色。他的眼睛四周有青黑色,缺少睡眠的人也可能这样,但是他那青色有一丝像蚯蚓爬过颧骨直至嘴角。可见鬼气缠绕已久,现在已经很深了。如果再这样下去,过不了一年就有生命危险。

爷爷把其中利害说给陈少进听。

陈少进将信将疑的看着爷爷,说:“没有遇到什么不对劲的事啊!最近好好的呀!”

爷爷说:“不只是近来,以前呢?比如说去年?”爷爷的经验比我丰富多了,我凭那点青色根本猜不出时间,爷爷却可以说出大概时间。

陈少进沉默了。

爷爷劝解他许久,他才答应把他的怀疑告诉我们。于是,他陷入沉思中,将他的经历细细向我们道来。

马兵说陈少进吃了不少苦,确实如此。去年,他父亲因参与赌博输光了钱还欠一屁股债,母亲一气之下寻了短见,父亲因心里愧疚也喝下敌敌畏归西,留下他一笔巨债。

这个讨债的后脚刚离开,那个讨债的前脚又进来了。他被逼的没有办法,只好离开家乡远走。

他心里又是悲痛又是气恨,顺着一条山路没有目的的走,饿了吃点带的干粮,渴了就近和点山泉。他想自己也二十岁的人了,难道连个立足也找不到么。他不信,他就这么走,心里一片茫然。

这样走了一天,在一个黄昏的时候来到一座山下。

他累极了,靠着一棵树坐下来休息。这一坐下便很快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因为夜露打湿了衣服,感到寒冷的他醒了过来。这时他听见山上传来隐隐的女人的哭声。

他心想,谁家的姑娘这么晚了不回家,可不是跟家里吵架了吧。她要吵架还有人跟她吵,我有脾气都不知道跟谁发呢。

他循着声音往山上走,走到半山腰,看见一个好看的女子蹲在地上伤心的哭,眼泪哗啦啦的,甚是可怜。

怕突然打扰那个姑娘会吓着她,故意用脚踢地上的落叶,弄出声响。姑娘注意到他了,慌忙擦干眼泪,不哭了。

陈少进问她:“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去,干嘛哭的这么伤心?”

那姑娘说:“我的家就在附近。我是孤儿,一个人在家里害怕,想到父母在的时候有人陪伴好温馨,所以哭了。”

陈少进听了她的话,心里一酸,说:“我也是孤儿,我们是同病相怜呢。你至少还有个家可以住。我现在被债主逼的没有地方落脚了。我比你可怜多了,我还没有哭泣呢。快回去吧。”

那姑娘不相信:“你也是孤儿?你和我一样?”

陈少进把衣兜里的干粮拿出来给她看:“你看,这都是我带的干粮,我都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心想走到哪里累了就在哪里休息。我骗你干什么。”陈少进说完抬头看看天空,月亮到了头顶上,圆溜溜的像个脸盆,脸盆中间仿佛盛有荡漾的水。

那姑娘见陈少进确实不像骗人,顿时眼睛里流露出惺惺相惜的关怀。

陈少进觉得那样的眼神已经好久没有对他出现过了,心里也对那姑娘多了一些关心。他说:“快回去吧,月亮都到头顶了。”

那姑娘低头支吾了半天,然后鼓起勇气对陈少进说:“你也没有地方去,要不你到我家来歇息一晚吧。”

陈少进连忙摆手:“如果你家里还有别人就好,现在就你一个大姑娘,我怎么好到你家里去住宿?别人听见了不好。”这时一阵风吹过,冻得陈少进瑟瑟发抖。

那姑娘见陈少进努力裹紧单薄的衣服,一下子笑起来。

“你笑什么?”陈少进上下打量面前的姑娘。她一头长发,眉毛修长,嘴唇丰满,就是眼睛有些黯然,穿一身红色的短身棉袄。

“我笑你冻得像只落水的老鼠了,说话却像鸭嘴巴贼硬贼硬。再说,这么晚了还有谁在外面晃悠?谁知道你在我家住了?”那姑娘说。

“不,不。我就在这里靠着石头睡一觉算了。”陈少进说着便坐下来,靠着一块大石头做出假寐的样子。可是石头确实太凉,他努力装着很舒服,还伸一个懒腰。

“你这人怎么不会想事呢?在这里睡一晚,明天不得病才怪。你去了我家,可以睡另外的房间嘛。走吧走吧。”那姑娘说。

陈少进一想,也对,将就住一晚明天大早就走,谁也看不到。况且自己的膝盖有风湿,冻一晚明天能不能走路都说不定。于是他站起来。

那姑娘见他答应了,便带着他往她家里走。

穿过两个荒草地,来到她的家门前。陈少进见那屋建得挺不错的,青砖红瓦。要知道,在十几年前,农村几乎清一色的泥砖青瓦,有的甚至瓦都买不起,只能用草簿代替。能用青砖红瓦盖房子的都是家庭条件相当不错的人家。

那姑娘推开木门,点燃一根蜡烛。当时用电也没有现在普遍,并且经常停电。

陈少进借着微弱的烛光,看见屋里的摆设也是有钱人家的模样。

那姑娘领着陈少进走进一个卧室,满怀歉意的说:“这个房间已经许久不曾住人了,有点冷清。我稍微打扫下你就住到这间房吧。”说完给他拍打被子的灰尘。

陈少进感激不尽的说:“能睡在屋里就比外面好一百倍了,怎么会嫌弃呢。真是麻烦你了。”

“客气!”那姑娘将被子铺开,指着蜡烛问,“你怕黑么?怕黑我就不把它拿走了。”

台湾六福彩下载安装

熹妃传内购破解版

天封城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