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床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八旬老夫妻居住破旧危房挨着儿子闲置三层楼dd

发布时间:2021-01-20 13:38:41 阅读: 来源:床围厂家

八旬老夫妻居住破旧危房 挨着儿子闲置三层楼

原标题:八旬老夫妻居住破旧危房 挨着儿子闲置三层楼

老夫妇住在破旧的黄泥砖平房(图左),因赡养问题,却不能住进大儿子几近闲置的三层楼房(图右)。 梁素雅 摄

破旧的祖屋内寒风嗖嗖,80岁潘老太的胃病发作疼痛难耐,而90岁的丈夫伍老伯爱莫能助,只能默默在旁安抚她。 梁素雅 摄

在清新区龙颈镇石东村委会罗地村一间有着40多年楼龄、随时可能坍塌的泥砖结构危房里,居住着一对耄耋老人夫妇,男的名叫伍树森,已90高龄,女的名叫潘水妹,已80岁有多。他俩相依为命,没有任何生活来源,平常的柴米油盐只能靠着两个外嫁女提供。其实,这对老夫妻膝下有五儿两女,加上十多个孙子曾孙子,嫡亲的后辈有30多人。两位老人今天的处境,正是5兄弟忘恩负义,相互踢皮球谁家都不愿赡养父母的结果。

昨天上午记者到该村采访时,5个兄弟中有人现场提议,每家轮流接父母到各自家中赡养3至6个月,期间如果老人家有病痛需要治疗,五个儿子平均各出一份医疗费用,实行AA制。不过,潘水妹似乎早已心寒,她表示,希望子女凑钱把祖屋修好,并给予一定的生活费,两口子继续留在租屋居住,直到老死。

耄耋老人独住危房

昨天上午,记者赶到离市区几十公里的清新区龙颈镇石东村委会罗地村,在村民的指引下走到村中的一间危房里看到,80岁的老人潘水妹披着满头白发蜷缩在角落里,双手捂住胸口,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哀鸣。他的老伴伍树森知道潘水妹的胃病又犯了,但由于自己的行动有诸多不便,只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这对老人现居住的危房是一间有着40多年楼龄的泥砖房。一踏进房门,一股潮湿阴冷的气息便迎面扑来。但见屋顶由于长年失修,早已破漏不堪,寒风顺着屋顶的破漏处渗进屋子,让本来就潮湿的房子更添寒意。潘水妹说,他们每天晚上睡觉都是不敢关门的,因为大厅的墙体已经出现大面积脱落,部分屋顶已经掉下来了,剩下的大半屋顶随时有掉落的可能性。

“今天早上自己熬了点青菜粥吃,不小心吐了出来,到现在胃还痛得不得了。”潘水妹一边双手捂住胸口,一边艰难地对记者说。据村民介绍,这对夫妻俩在这间房子里已经住了一段时间,由于两个人没有任何生活来源,所以平常的柴米油盐只能靠着两个外嫁女提供,日常生活则由两位老人自己料理。

五儿子怕吃亏谁都不愿赡养爹娘

潘水妹说,她出生在封建社会里,和老伴伍树森仅认3天就结婚。婚后,伍树森在清远下廓街某运输公司撑船,好几个月才回家一趟。伍树森退休之后,夫妻俩就在罗地小学旁开一家小卖铺,靠卖杂物为生,这一开就是二三十年。

之后,因为年迈,老两口搬到了祖屋,靠子女接济为生。“那时候我们五兄弟,除了四哥外,每个月都差不多凑有500元给他们。”五儿子说。

三年前,因为年纪渐长,两位老人的起居开始变得艰难。于是,二儿子和四儿子分别将两位老人接到家中赡养。今年1月21日,大儿子入住新房子,按照传统习俗,接两位老人过去一起生活。就在此时,矛盾出现了。

兄弟里有人提出,母亲归大儿子,父亲归二儿子,两兄弟再各自抚养父母三年。但是,二儿子觉得这有欠公平。“之前我已经比别人多养了三年,这次是其他兄弟尽孝道的时候了。”

这时有人提议,干脆让两位老人长期居住在大儿子那,每月其他兄弟定期支付生活费。但大儿子对此并不买账。“你们把父母丢给我,万一以后大家都不给钱,两个老人不都要我养?”2月23日,在没有找到更合适的办法之下,大儿子毅然将两位老人送回祖屋。

与子女们相互推诿形成对比的是老人们养育孩子的艰辛。“以前每天都只能喝粥水和青菜,为了让五个孩子有衣服穿,每天都不停地补衣服,白天补,晚上补。有时候干农活的时候,家里没有帮手,还要背孩子到田地里干活。”潘水妹说。当问到养育哪个孩子最辛苦时候,潘水妹笑了笑,“每一个都很辛苦。”

赡养父母或用AA制?

面对外界的种种舆论压力,记者采访的时候,二儿子、四儿子、五儿子正围聚在一起,商讨处理事宜。对于祖屋修补一事,五兄弟目前已经达成意向,通过AA制凑钱修补。“修补老房子的方案基本上得到了五个儿子的同意,五个儿子每人拿出了500元的资金,已经交由他们堂兄手上。”石东村村委委员伍国清说。

但是对于老人赡养,兄弟之间出现了较大的分歧。五兄弟中有人提出,每月每人提供200元,凑出1000元作为抚养费,交给父母。期间如果老人家有病痛需要治疗,五个儿子平均各出一份医疗费用,实行AA制。但有人担心没到场的三儿子不会给钱。

四儿子现场提议,每家轮流接父母到各自家中赡养3至6个月,期间如果老人家有病痛需要治疗,五个儿子平均各出一份医疗费用,实行AA制。此方案当场得到了五儿子的同意,但五儿子指出,三儿子长年租房,且从来没有照顾过父母,可能不会同意此做法。另外,二儿子认为这种方案欠缺公平。“之前我们已经将父母接回家里,比别人多养了三年。如果要实行AA制,必需让大家都接回去养够三年之后再进行。”

对此,记者咨询了两位老人的意见。潘水妹说,之前居住在儿子家里存在诸多不便。“有时候胃痛的时候想喝粥,她们不愿意帮我们煮,鸡鸭鹅又吃不下,很难受。”潘水妹还提到,在城市居住,不懂得按电梯上下楼,出街也不认识人,很拘束。“我们还是希望子女凑钱把祖屋修好,我们两口子自己在这里住。”当问到,两位老人已经年迈,万一出现不测怎么办时,潘水妹笑了笑说,“没人管就没人管,大不了死了没人知道。”(记者 林晓琼 贺欢)

■五个儿子生活状况一览表

大儿子:开拖拉机,搞运输。在清新城区有一套约130平方米的套房。

二儿子:开泥头车,办泥厂。在清新区龙颈镇石坎有一套约130平方米的套房。

三儿子:无正当职业,目前在清新区龙颈镇石坎租屋居住。

四儿子:开车,办泥厂。在清新区龙颈镇石坎有一套约100平方米的套房。

五儿子:在工厂打工。在清新区太和镇有一套约80平方米的套房。

幸运快三在线平台

球王之路游戏

6合宝典最新开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