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床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曹慧泉钢铁行业最好能形成寡头竞争格局

发布时间:2020-11-17 10:04:40 阅读: 来源:床围厂家

行业最好能形成一种“寡头竞争”的格局。几大巨头各有特色,国家也便于调控,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实力也能增强。

光靠在谈判桌上的努力,是争不来(铁矿石)话语权的,只有供求关系的改变才能改变议价能力。

“化解过剩产能还是要突出党和政府的领导,光靠市场的力量是不够的。”

“行业最好能形成一种‘寡头竞争’的格局。几大巨头各有特色,国家也便于调控,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实力也能增强。”

3月10日,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华菱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曹慧泉在接受《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记者采访时,就当前钢铁行业的一些热点问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要坚定不移去产能”

谈及去产能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曹慧泉表示:“中国钢铁工业对全球钢铁产业链有决定性的影响,如果不能建立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不能为骨干钢铁企业,特别是有一定实力的大中型钢铁企业提供保持创新的基本条件是不行的。”他认为,一个企业必须保持一个基本的盈利水平,才能保持创新能力,从而进行产业升级。

2016年,随着钢铁去产能工作的推进和市场需求的回升,钢铁行业实现扭亏为盈。

“在年年亏损,朝不保夕的大背景下,企业怎么创新?产业结构怎么调整升级?行业必须认识到这一点。”曹慧泉强调。

此外,曹慧泉认为,从产业链利益分配的角度来分析,只有主动地去产能,适当地限制总产量,才能改变当前中国钢铁行业在铁矿石需求上的被动局面。

2016年底,进口铁矿石粉矿到岸价格为78美元/吨,较该年年初上涨88%。受此影响,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的利润率仅为2.63%,是16个制造业子行业中利润率最低的行业。

“光靠在谈判桌上的努力,是争不来话语权的,只有供求关系的改变才能改变议价能力。”曹慧泉指出。

在2016年去除6500万吨钢铁产能的基础上,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又提出了去除5000万吨钢铁产能左右的目标。

曹慧泉认为,当时在制定5年内去除1亿吨~1.5亿吨钢铁产能的目标时,已经综合考虑了各方面因素,因此这个目标并不激进。他表示:“无论从产业链的利益角度来说,还是从中国钢铁市场的供应角度和骨干钢铁企业供给侧改革调整升级、推动技术创新的角度来说,都要坚定不移地去除过剩产能。”

“要把去产能当作政治任务来抓”

“化解过剩产能还是要突出党和政府的领导,光靠市场力量是不够的。一方面,我们要认识到化解产能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儿;另一方面,去产能工作的落实,也是党的执政能力的体现。”对于去产能任务的艰巨性,曹慧泉有着深刻的认识。

他分析,中国经济具有“诸侯经济”的部分特点,从管理权属关系来说,中央有央企,各省有省属企业,各市也有自己的税收来源,各地有自己的就业任务和财政收入任务,因而最大的利益主体还是当地政府。

“这就要看上上下下能不能把思想统一到中央要求上面来。”曹慧泉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思想还没有达到完全统一。他以“地条钢”之外的其他落后产能为例,进一步解释说,2016年化解的过剩产能有一部分是已经停掉的或者没有生产的产能,或许也去除了一些可能复产的产能,这是靠各级政府层层落实任务督查完成的。

“现在有人说不要下指标了,让市场主体自己提出指标,然后政府给予支持就行了。我觉得这种方法行不通。因为主体是政府,但可能有一些落后产能存在于市、县,不下任务就有可能完不成。”曹慧泉强调,这也是为什么打击“地条钢”的起步比较好,因为中央把它当成政治任务在抓。

“都知道‘地条钢’不行,它却能存活这么多年,因此,它也是有自己的逻辑的。我感觉还是要把化解过剩产能当作政治任务来抓。”曹慧泉认为,就像总理说的,“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核心问题还是背后的利益。

至于部分人士提出的“打击‘地条钢’会导致市场供应不足”等问题,曹慧泉认为“这个问题是个伪命题”。他指出:“2016年,中国钢材出口量达1亿多吨,引起全球对中国钢铁的担忧,引发了很多贸易摩擦。只要稍微减少一点出口,国内的供求关系就会得到调整。”

“行业应形成‘寡头竞争’格局”

华菱钢铁集团是1997年由湖南省的衡钢、湘钢、涟钢重组而成,如今已走过20个春秋。

“兼并重组跟结构调整和增长方式的转变有异曲同工的地方,整合得早能带来一些好处,比如协同效应。现在,华菱集团内部整合已逐渐步入正轨,由此形成了专业化分工的格局,也形成了自己的竞争优势。”曹慧泉介绍。

曹慧泉认为,整合带来的好处是湖南省钢铁工业始终是有序发展,没有小企业遍地开花而现在需要花力气关停的问题。

同时,华菱集团自己形成了专业化分工的格局,产品结构升级调整走在了行业前面,企业内部的管理体制机制也理顺了。

据悉,自组建以来,华菱集团共投资600多亿元,围绕优化工艺、调整产品结构、节约能源、降低消耗,进行了一系列的技术改造,借鉴并吸收国际先进工艺,坚持持续创新,主要生产装备、工艺均达到了世界和国内先进水平。拥有以热轧薄板、冷轧薄板、冷轧汽车板、宽厚板为主导的板材生产线,以工业加工用材为主导的线、棒材生产线,以及整体装备水平居世界领先地位、产品质量享誉国内外的无缝钢管生产线。

“这个理顺的过程很漫长,漫长意味着付出了很多成本和代价,整整花了20年,应该说到去年为止,各种条件基本上到位。”曹慧泉表示。

不久前,华菱集团提出实施“三年振兴计划”。计划分两步走:

第一步是2017年要重点突破资产重组、债务重组,降低资产负债率;提升钢铁主业运营效率,盘活资产资源。

第二步是2018年~2019年重点聚焦钢铁主业产品结构调整和集团产业结构调整,实现销售收入约1400亿元,实现利润总额超50亿元,初步具备冲击世界500强的条件。

曹慧泉指出,就行业而言,华菱集团这样的兼并重组“不是多了,而是少了”。他认为,今后除了省内的兼并重组之外,在跨省跨区域重组中,国家层面要研究一些政策,借鉴一下发达国家的经验和教训,最好在行业里形成一种“寡头竞争”的格局。

他认为,太分散,或者过度集中,只剩一两家企业对市场形成高度垄断,都会对消费者、国家宏观调控、技术创新带来不利影响,最好是能够形成“寡头竞争”的格局,比如现在家电行业有美的,格力、海尔、海信,它们各有各的特色,可以参与全球的竞争,各自之间也有一些博弈。

目前,钢铁行业产业集中度仍然处于低位。2016年,宝钢、武钢重组成立了宝武集团,产业集中度有所提高,扭转了产业集中度连年下降的趋势,CR10(最大的10个企业占有该相关市场的份额)上升为35.9%,同比增加1.7%;CR4(最大的4个企业占有该相关市场的份额)上升为21.7%,同比增加3.1%,但行业集中度依然较低,仍处于近10年来的低位水平。

“目前,更加注重研发、金融环保、技术创新,转变增长方式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了。下一步,随着我国‘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实施,消费会进一步升级,进行了技术创新、产品结构调整的企业能够在市场上获得更强的竞争力,行业的竞争秩序会好一些。”曹慧泉表示,“单一的成本竞争这条路是走不下去的,成本降低是有底线的,恶性的成本竞争、价格竞争最后伤害的一定是整个行业,同时国民经济的竞争力也会受到影响。”

济南专业治疗脱发医院

蕉城癫痫医院

禄劝牛皮癣医院

秦都癫痫医院

相关阅读